青蟹再次,西藏泗洪

图片 1

“同规格的螃蟹,我们的比武汉螃蟹每斤便宜2元,当地的商贩还是不愿买。我们还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螃蟹被收购后,打上阳澄湖的标志,价格立即涨了一倍,”泗洪螃蟹养殖户倪国超和我们说起过年期间,在北京卖螃蟹的经历,显得很无奈,在倪国超的记忆里,泗洪螃蟹“皇帝女儿不愁嫁”的日子,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了。

11月4日,江苏省泗洪县石集乡一家水产公司的工人在捕捞螃蟹。

泗洪螃蟹行情最好的时候是在1994年至1997年,3两规格的每斤最高卖到200元,甚至出现外地客商100元一只收购的情况。螃蟹给养殖户带来了可观的财富,也给泗洪县赢得了“螃蟹之乡”的盛誉。

图片 2

与1994年相比,现在泗洪县的螃蟹养殖面积从3.6万亩扩大为40万亩,年产量从1200吨增长为20000吨。尴尬的是,螃蟹产业的总产值却几乎没有增加。当年,泗洪螃蟹能占到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市场份额的7成,现如今,连3成也达不到了。

11月4日,江苏省泗洪县石集乡一家水产公司的工人在捕捞螃蟹。

养殖面积的扩大和产量的增加掩盖不了泗洪螃蟹养殖滑坡的事实。泗洪的螃蟹养殖到底怎么了?除了全国范围内螃蟹处于供大于求的大形势,还有哪些自身的原因?泗洪的螃蟹产业怎样才能重振声威?

深秋蟹肥,江苏省泗洪县养殖的螃蟹大规模供应市场。泗洪县位于洪泽湖西岸,淮河下游,水产资源丰富。

质量和市场

图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 请联系删除

记者采访了泗洪县水产局的负责同志、水产加工企业的老总、养殖户、经纪人、基层渔技工作者,大家对泗洪螃蟹市场失宠的原因,首先都归结为泗洪螃蟹个头小,肉质差。

宿迁楠景水产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袁家建说,泗洪螃蟹个头小,肉质差的主要原因是养殖户舍不得喂饲料、小鱼、螺蛳等高营养的饵料,大部分是喂土豆、山芋、南瓜。“螃蟹这种高蛋白的水产,喂那些东西怎么可能长得好?”“泗洪的养殖户还有个坏习惯,就是喜欢喂肉皮。肉皮价格比较低廉,螃蟹吃了虽然能长大个,但是肉质不肥,壳内都是空的。”

袁家建还告诉我们一件令人沮丧的事:洪泽湖的捕捞户每天要捕捞上千吨的小鱼、螺蛳和河蚬。这是螃蟹最好的饲料。泗洪的养殖户依托着洪泽湖,本有近水楼台的优势。可是,这些小鱼、螺蛳和河蚬在本地却并不受欢迎。倒是常熟阳澄湖、高淳固城湖,甚至山东微山湖的螃蟹养殖户对此十分感兴趣。小鱼在高淳的价格是每斤2元,仍然供不应求,但在本地,1.3元左右的价格仍然乏人问津。

据袁家建了解,仅湖边一个码头,每天都有上百吨的小鱼等被运往常熟、高淳等地。

和小鱼、螺蛳、河蚬命运相似的,还有本地的饲料加工厂。洪泽湖边的苏生饲料厂生产的螃蟹饲料是按照螃蟹习性配料的,但因为价格偏高,本地的养殖户购买量十分有限。苏生饲料厂的螃蟹饲料同样大量卖给了阳澄湖和固城湖的养殖户。

螃蟹养殖是高投入高回报的行业,舍不得投入,养殖的螃蟹规格小、品质差,自然难有高额的产出。两相比较,楠景公司在自己的养殖基地里,完全投放饲料,产出螃蟹的价格是周边养殖户的一倍。

对此,养殖户也有自己的苦衷。倪国超在城头乡承包了24亩塘口。他告诉我们,养螃蟹的风险很大,现在还是靠天吃饭。遇上干旱、洪涝或者螃蟹发病,别说赚钱,可能就血本无归了。

这种顾虑在外湖的围网养殖户中体现的更明显。围网养殖的自然风险远较内塘养殖为大,而且一般围网养殖面积大,投放饵料的成本也高。养殖户更多的是采取多投苗蟹,少喂饵料甚至根本不喂饵料这样广种薄收的方式。围网内的螃蟹“营养不良”,品质自然好不到哪里去。

投放密度大,也是造成螃蟹个小、质差的重要原因。宿豫区水产局副局长张志勇曾长期在泗洪从事水产工作。他告诉记者,按照合理的养殖密度,每亩投放的苗蟹应该在400只左右,这样螃蟹当年就能长到二三两。可是泗洪的养殖户基本上每亩投放苗蟹都在1000只,最多的甚至达到3000只。虽然高投放带来高产量,亩产高的能达到300斤,但是螃蟹质量就不会好,个头长不大。

“投放密度大,还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。螃蟹多,投放的饵料就多,造成了水质富营养化。螃蟹的排泄物增加,水草资源过度繁殖,这样必然带来水质的恶化。万病皆因水质恶化起。这是近年泗洪螃蟹病害多的重要原因。”说到这里,张志勇满脸的忧虑。

螃蟹规格小、品质差影响市场,已经引起了水产部门的反思。泗洪县水产局副局长李国祥表示,县水产部门正在积极引导螃蟹养殖户改变过去的养殖方式,变大养蟹为养大蟹、养好蟹、养规格蟹。

虽然改变养殖模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但这是必须做的。只有提高规格和品质,泗洪螃蟹重振声威才有底气,才有可能。围网和环境围网养殖、内塘养殖、稻田养殖是螃蟹养殖的三种模式。1986年,临淮镇10几个渔民,用渔网圈围600亩洪泽湖滩涂养螃蟹获得成功,首开江苏省大水面围网养蟹先河。目前,泗洪县围网养殖面积已经达到25万亩。

但是围网养殖发展了近20年后,弊端已经明显体现了出来。

除了围网养殖螃蟹规格小、品质差,围网养殖更大的弊端是对环境和生态的破坏。

临淮镇农经服务中心副主任陈业清1982年就在临淮工作,见证了围网养殖的发展过程。他告

本文由大发体育投注发布于农业政策,转载请注明出处:青蟹再次,西藏泗洪

相关阅读